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人文学院: 首页 >> 学院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论道终南读书会第58期|石福祁主讲康德与卡西尔:以图型为中心
作者:    编辑:zhongnan   时间:2018-06-26
分享到:

(通讯员 田晓萌)6月22日晚7点半,论道终南读书会第58期在西电南校区信远二区135会议室如期举行。来自兰州大学的石福祁教授,为与会师生带来了一场题为“康德与卡西尔:以图型为中心”的精彩报告。本次读书会由人文学院副教授、读书会发起人朱锋刚主持。

报告围绕卡西尔是否为“新康德主义者”、康德的图型论、卡西尔对康德图型论的扩展三部分展开。在第一部分中,石福祁老师用卡西尔的生平、求学经历和研究情况证实了卡西尔的“康德缘”,并指出在“达沃斯论辩”中,卡西尔拒绝背负“新康德主义”这样的头衔,但在一定意义上接受这一称呼。对此,石老师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卡西尔承认自己是一个新康德主义者,就是承认一个方法论的前提,即“只有在经验知识的立场上才能提出知识对象何以可能这一问题”。之所以不是“新康德主义者”,是因为:第一,他在具体方法上并不认同他的马堡老师们(就是海德格尔所列举的新康德主义者)从逻辑出发解释概念和知识的做法;第二,就方法而言,他的哲学其实有更为宽泛的来源,如亥姆赫兹和迪昂等人的科学理论、胡塞尔的现象学、格式塔心理学、歌德的“原现象”、甚至还有黑格尔的“精神在具体整全中的显现”思想;第三,就其思想涉及的论域而言,实际上是一个“扩大了的认识论”,他要把先验批判的对象从数学和自然科学知识扩充到一切知识上去,如神话、历史、艺术、语言等,从而构成一门“未来文化哲学导论”。最后,石老师认为是不是“新康德主义者”并不重要,对它的回答只取决于回答的视角。从卡西尔哲学涉及的领域而言,大家更愿意说他是“新黑格尔主义者”。

接着,石老师从图型论提出的背景、图型与图型法、问题小结三个方面具体阐述了康德的图型论。他指出,按照康德的理解,原理分析论“只不过是对于判断力的一种法规,它指导判断力把含有先天规则之条件的那些知性概念运用于现象之上”,因此知性原理就是关于判断力的学说。相比一般的判断力把事物归摄到规则之下的能力,纯粹知性概念所具有判断力则必须借助一个感性条件才能运用,这个条件就是图型。图型这一中介的应用之所以成为可能,就在于先验的时间规定。于是,康德把知性概念在其运用中限制于其上的感性的这种形式的和纯粹的条件称为这个知性概念的图型,而把知性对这些图型的处理方式称之为纯粹知性的图型法。对于康德的哲学蓝图而言,图型论担负着重要角色,它回答着自然科学中的先天综合命题如何可能这一遗留问题。而图型论涉及的问题,就认知功能而言,最重要的是主动性的知性(理智)与被动性的感性的关系问题,简单说,即知觉问题。康德本人关于图型问题含混的表达另康德解释者们聚讼不已。同时,这里展现的问题,也成为后世哲学的一个起点。

之后,石老师讲到了卡西尔对康德图型论的扩展。卡西尔的哲学发展分为三个阶段:认识论阶段(1920之前)、文化哲学(符号形式哲学)阶段(1920-35)、人类学阶段(1935之后)。这三个是阶段既以符号形式哲学为核心,也具有连续性。卡西尔的文化批判,同时也是一门关于“符号”(Symbol)和“符号形式”(symbolische Form)的哲学,它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符号学或符号理论,研究涉及符号的语义学、语句学和语用学的问题。这源自于卡西尔对“符号”概念的理解,他认为符号就是一个能够代表特定意义整体的部分——它本身只是一个部分,但是它的功能和意义则在于指向整体,且具有感性特性。他对记号(Zeichen)、“符号形式”的理解也与此类似。石老师对“符号”和“图型”做了深度比较,他认为,卡西尔在“操作性概念”的意义上使用着诸如“符号”、“符号形式”等关键概念,就方法论而言,这些观念本身就是“图型”。它们都关乎理智和感性、概念和直观之间如何联结而成一个意义整体的问题,涉及知性如何对经验对象加以判断并形成对象知识的核心问题,就“符号”概念的内涵而言,它也与康德的“图型”具有内在联系。二者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卡西尔是一个符号本体论者,也就是说,人类一切意识和行动都是符号化的,不存在非符号化的存在。这就意味着,符号严格说来不是“中介”,它就是唯一的、第一性的存在。卡西尔就图型涉及的知觉问题,提出了经典命题,石老师将其翻译为“符号性孕义”(symbolische Prägnanz):一个感性的知觉体验同时包含着一个确定的、非直观的意义于其中,并将此意义直接而具体地展现出来。这一命题在其有效性上,已经超越了康德单纯对对象知识所做的分析。

最后,石老师再次强调梳理了康德与卡西尔关于图型论的联系。首先,卡西尔将康德的图型思想运用于他思想的构建之中,图型法也成了他的方法论原则之一。其次,卡西尔扩展了图型法的适用范围,把它从对象性知识的分析扩展到了一切知识的分析之中,是对康德批判哲学的进一步发展。再次,卡西尔并不满足于图型作为中介和“第三者”而存在,他的“符号”概念和“符号性孕义”命题旨在克服的恰恰是“感性——知性”这一先入为主的自然主义立场,如果不需要这一立场,那么“中介”自然也是不需要的。最后,由于卡西尔放弃了“魔术般的”知性,也就放弃了纯粹知性概念的地位,他把传统认识论中的一些术语,如时间、空间、因果性都当成了一些功能(函数)概念,当成了关系概念。这无疑是符合自然科学第进展的。

石福祁教授曾在德、美等国留学访问,熟络多门语言,是国内少有的使用德语研究卡西尔的专家。他对部分名词的直接翻译与引用,增强了听众对原义的理解,也引起了与会老师的兴趣,大家争相提问并发表看法,气氛热烈,时近十点,读书会才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中宣告结束。

学院动态

Copyright © 2017 rwxy.xidian.edu.cn All right Reserved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人文学院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西安聚力

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