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人文学院: 首页 >> 学院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名人名家报告会第37期:刘永谋教授主讲机器乌托邦:从《摩登时代》谈起
作者:    编辑:zhongnan   时间:2018-05-31
分享到:

通讯员 刘俐琳)5月18日晚7点,于信远二区106室举行名人名家报告会第37期:“机器乌托邦:从《摩登时代》谈起”。本次主讲人是刘永谋教授,由哲学系苏丽老师主持。

刘永谋教授是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常务理事,青年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科技与公共政策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常务理事。

刘永谋教授首先放映了一段《摩登时代》中工人机械麻木工作的片段引出问题:机器的应用对人类是福音还是噩耗?大机器生产的商品明明养活美国人民绰绰有余,为何还会出现大萧条?人们在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时,将目光投向了当时新兴的技治主义(technocracy)。于1918年成立的,由工程师和专家学者组成的技术联盟可称为技治主义的萌芽,而在大萧条时期,各技治主义组织势如雨后春笋。所谓技治主义,基本遵从两个原则,一是让科学家和技术专家掌握权力,二是用科学原理和技术方法来运转整个社会。当时各技治主义者认为,建立于资本主义价格体系上的政治和经济活动的低效存在于资本主义的本质,是结构性和制度性的,而解决方案就是由科学家,工程师取代政治家,利用科学的方式管理国家。刘老师接着以当时著名的技治主义者凡勃伦为例,展开技治主义者的具体构想。

技治主义流传甚广,流派众多,但大都讨论了三个问题:(1)现代科学技术发展对资本主义社会产生什么样的冲击?(2)应如何应对上述冲击?(3)如何实现对社会的技治主义治理?凡勃伦认为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在于价格体系和所有制的关系问题。资本家为了获得最大利润破坏生产,但将权力让渡给各科的技术专家,将生产的目标从利润最大化转到生产最大化,将支配权从企业家手中转入各行各业的专家人员手中。在此思想上他又提出了“工程师革命”的构想。因为资本主义已经进入工业社会,所以真正有效的方式是重组和改造工业系统,途径就是等待资本家平静交出权力,利用温和的、非暴力的方式使工程师掌控工业社会,最后工程师组成“技术人员的苏维埃”。而在1919年,凡勃伦与工程师斯科特等在纽约发起成立的技术联盟组织,则标志着技术治理运动开始。但好景不长,1921年技术联盟就因为管理不善,财务困难,人才流失而解散了,但是技术治理运动远未结束。经济危机使人们的目光一直未离开技术治理主义,于是于1932到1933年间,斯科特与哥伦比亚教授劳滕斯特劳赫将技术治理运动的主要阵地转移到哥伦比亚大学。与此同时,美国西海岸亦涌现了大批技术治理运动团体。但在1933年,哥伦比亚技术治理团队分裂为激进和温和两派,这次分裂也标志着技术治理运动从酝酿和兴盛期,转向分化和衰亡。这次分裂整体而言是以技术治理公司为代表的激进派与以大陆技术治理委员会为代表的温和派的分裂。以斯科特为首的激进派于同年成立技术治理公司,技术治理公司纪律严明,成员们统一着装,一同学习,创办杂志,用能量券代替货币。该组织试图根据生产原则来重新组织社会,通过科学和技术发展生产并实现均衡分配,等待资本主义体系崩溃后全面接管政权。与此相对,由劳滕斯特劳赫和罗伯领导的大陆技术治理委员会则主张改良,认为资本主义可以通过改良而继续存在,因而得到了罗斯福政府的支持。但罗伯最终放弃了技治主义,大陆技术治理委员会于1936年解散。而温和派解散后,技术治理公司经历了短暂的上升,但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总征兵”被征服禁止和斯科特个人气质等原因,技术治理公司最终名存实亡。

刘老师指出,技术治理运动最大的意义是广泛传播了技术治理主义的思想,尽管其带有理想化的气质,持续时间也并不长,但其反应的将政治治理理性化的思想却由来以久,对于现今具有启示性意义。如果说大萧条时期明明生产水平达到满足人的技术追求,但却造成大规模失业与温饱问题,那如今身处富裕社会的我们该如何面对人工智能的发展?面对机器乌托邦这一乐观技术决定论,技术与社会应以什么状态协同发展呢?此即问题探讨的意义所在。在刘永谋老师回答了老师和同学们的问题后,讲座圆满结束。

学院动态

Copyright © 2017 rwxy.xidian.edu.cn All right Reserved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人文学院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西安聚力

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