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人文学院: 首页 >> 学院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论道终南读书会第51期:赵文副教授主讲阿甘本与希腊古典哲学传统
作者:    编辑:zhongnan   时间:2018-01-02
分享到:

(通讯员:田晓萌)12月28日晚7点,论道终南读书会第51期在信远二区106会议室如期举行。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赵文博士应邀前来,为与会师生带来了一场以“姿态与潜能——阿甘本与希腊古典哲学传统”为主题的精彩报告。此次读书会由中文系张静斐老师主持。

微信图片_20180102140954

赵文老师首先介绍了本次讲座的“主角”——阿甘本。阿甘本深受海德格尔的影响,他在海德格尔思路之上,力图复兴德国的思辨传统,并将其引向更古老的希腊古典哲学传统。其政治思想首先建立在对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尼各马可伦理学》、《论灵魂》的解读之上,同时他也关注了古代晚期和中世纪的解经传统。阿甘本的著作《牲人》系列,对主权权利和赤裸生命等问题进行了深刻探讨。在本次讲座中,赵老师重点分析了阿甘本早期思想的核心——什么是“姿态”的问题,并从“自讨:身体的‘伦理’潜能”、“事件作为可见的潜能:苏格拉底之死”、“艺术(哲学)的潜能:收回姿态丧失的同时记录这种丧失”三方面展开论述。

微信图片_20180102141004

什么是姿态?瓦罗的一段评论中,将姿态铭写入“行”的领域,明确使之与做(facere)与作(agere)区别开来。做是从无到有的创作,而作则是满足一定规则的活动。诗人做一出戏剧而不表演它,另一反面,演员演作戏剧而非做成了它。所以一出戏剧由诗人所“做”而非其所演作,由演员所“演作”而非其所做。另一方面,罗马皇帝,被认为“行”其政务,而在这种场合,他既不“做”也不“作”,而是“执”。实践(作)主要是技艺活动,创制(做)主要指生产活动。“作”的目的在于其自身的好,创制的目的在于其产品的好。作是无须结果的花,开花本身就是目的(与手段重合的目的);创制则必须结出果实,开花只是手段(有手段与之相匹配的目的)。

赵老师详细区分了“做好”与“作好”两个概念。Doing well起支配作用的是“习惯”,在高阶段等同于手段本身,接近自然。Making well最高形态的“做”中的支配者是“技术”。海德格尔将poiesis(做)翻译为Hervorbringen,也就是把某物带上前来之意。用另外一种说法即Her-Stellen(制作),对于这个表示“制作”的日常德语,海德格尔更加看重的是其字面的意思。即her—stellen,意为将某物设置出来。在“做”中,目的高于手段,在“作”中,手段等于目的。“做”是“作”的最高主权形式,“作”在“做”的设定之下完成。我们每日习惯在“作”中,不自觉遵循着设定好日常规则,“作”使我们遗忘了存在本身。

至于如何记起,则不得不提到作和做之间名为姿态的部分,这恰恰是最有用的部分。姿态的特性即在于在其中既无东西被产出,也无东西被演作,是某种东西在其中持续和维持着。姿态是使“潜能”可见的动作,它使原本的生存结构被推向前台。艺术不是做成也不是表演,恰恰是对无用的彰显,使人看到主体的存在。赵老师以走路与舞蹈、书写与书法为例说明这一问题。走路与舞蹈都产生位移,走路存在到达目的地的必然目的,而舞蹈目的就是舞蹈。书写是工具性的,而在欣赏书法线条姿态的过程中,书写姿态成为目的本身,这种多余状态即成为艺术。

在讲到事件作为可见的潜能时,赵老师重点讲述了苏格拉底之死。苏格拉底放弃以沦为异邦人的方式逃生,而选择遵循法律从容死去,他的选择是通过认同法律,让哲学与法律的冲突凸显出来,以此证明哲学的智慧与勇气。赵老师还提及了洞喻与囚徒困境,大家都是洞穴里的囚徒,只有经过艰难的上升才能认识事物本身。而休谟的囚徒困境则让我们意识到,个人的认识是意见而不是知识。形象的隐喻让大家再一次感受到,我们一切行为在“作”层面,不自知且意识不到规则。哲学家按照哲学家的行为去生存,以死完成对自己生命的控制,呈现了古希腊四种最高的美德:智慧、勇敢、节制、正义。庸常人按movement的方式生存,并对一切一无所知,一切行为不外乎按习惯生活。没有异质出现,围绕“一”加角尺永远等于它自己。庸常的生命比比皆是,窥探自身惊觉亦是如此,不禁引发大家的一番喟叹与反思。

在最后一部分中,赵老师讲述了艺术(哲学)的潜能——收回姿态丧失的同时记录这种丧失,通过展示丢勒的名画《忧郁》与“丢勒幻方”,前者阐明忧郁的本质是厌倦了“作”,后者则展示“做”与“作”同时丧失的空白姿态。两幅画分别表现了哲学家和艺术家的姿态,两者都与做与作无关,而在做与作之间的真空地带完成。苏格拉底通过移动“作”把目的赋予其中,哲学的姿态是发生。丢勒的姿态是丧失,他把做与作之间空白部分呈现出来。赵老师最后表示,通过姿态的挪用、占用,使我们意识到行为本身不是简单的生理活动,而取决主体如何掌控自己的动态,成就自己,成就主体。

赵老师的讲座结束后,部分同学就艺术的目的究竟为何的问题进行了提问,赵老师旁征博引,给出了详尽的解答。张静斐老师作总结发言,读书会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中步入尾声。

学院动态

Copyright © 2017 rwxy.xidian.edu.cn All right Reserved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人文学院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西安聚力

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