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道终南读书会第39期:“为了什么?走向哪里?还干什么?”
作者:郁志强    时间:2017-04-25
分享到:
        (通讯员 田晓萌)4月21日晚7点,信远二区135会议室举行了第39期论道终南读书会。来自复旦大学哲学学院的徐志宏副教授作了以“为了什么,走向哪里,还干什么?——技术的再追问”为主题的分享。本期读书会由人文学院朱锋刚副教授主持。
       
        徐志宏老师从题目的来源讲起。海德格尔在《形而上学导论》中曾问到“如果有一天技术和经济开发征服了地球上最后一个角落,如果任何一个地方发生的任何一个事件在任何时间内都会迅即为世人所知......那么......这个问题仍会凸现出来,即:为了什么?走向哪里?还干什么?”海德格尔的这段话中一共提到五次“如果”,代表了他预想的五种未来现象。徐老师就这五种现象展开具体分析,海德格尔的第一种假设可剖析为:任何时间内任何一个地方的事件,可迅即为世人所知。如今,发达的媒体、自媒体已经能够做到,这种全球“直播”行为已经成为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内容。假设二:同时“体验”“非现实生活”。现代VR、AR等技术正在实现这个可能性。假设三:作为历史的时间被“迅即性”、“瞬刻性”、“同时性”取代。徐老师由此提出疑问,这样的假设下,是否就可以认为“历时”“时间”正在成为技术最不可忍受的污点和耻辱(因为时间本质意味着“慢”,恰与追求效率的“快”相对立。)此外,明星(平民)被视为民族英雄,大众文化(娱乐)成为盛典等也不再是“未来”现象,而成为一种现代社会的寻常现象。其中,徐老师着重分析了“同时性”问题,空间(距离)s不变,尽可能地消灭由空间和速度的限制而产生的“消耗”,使t趋向于0,唯有不断增加v,使其趋向于无限大。所以,今天我们产生了几乎是唯一一个普遍性的要求就是快,快到能够达到“全球同步”、“实时播出”。徐老师在讲述过程中,列举了许多现实生活中的例子,为达到“快”的要求,利用生物技术加速动动物生长,带来的是动物的生长权利被剥夺,尊严被磨灭。我们人类的学习和工作效率要使用科学管理和行政制度令其快速提高,但自然发展总是过于慢的。
        接下来,徐老师从科学哲学的角度再追问技术的形而上学前提,尝试从同时性问题入手,分析它得以实现所必需的前提。首先是要碎片化,打碎这一步骤是重组n种新可能性的必要前提,所以它是作为一个基本原则而存在的。二是要对象化、客体化,存在本是个人的事,但现代生活节奏使得对象化成为一种必要,否则人将无法有效发展。而把一切的存在者都对象化,才能实现数据化。“在线”,万物互联,使大数据得以流动和应用起来,从而真正发挥其巨大潜力。
        基于以上原则,尼古拉斯·卡尔在《玻璃笼子:自动化时代和我们的未来》中展开了一种对大数据技术和自动化体系的基本想象:计算将无处不在,整个世界是一台可以编程的机器。徐老师阐述了自己的结论,从一个大的方向来说的话,现在正在经历的是原有资本原则、技术原则的纵深化、极致化。工业时代让被束缚于土地的劳动者流动起来,释放出“原子个人”,让整个社会的生产效率变得“快”起来。而我们今天的时代则加速了上述事件的进展并使其程度大大的彻底化。“原子个人”演进为“人的原子集”,乃至于终将无限弱化原来的“人”的概念,生产效率的“快”进化为一切事物活动的“快的极致”,即“瞬间”、“同时”、“实时”等。但这并不意味着今天的技术发展和昨天的技术发展不存在除速度和程度外的本质差异。徐老师认为两者间的本质差异可能在于一个立足点,或者说“视点”变化了,机器大工业时代的革命,它的视点还是“人”,而今天,这个革命的视点就已经是“非人”了。只有从一个非人的外在角度来反观人,才有可能激发起和整合出所有、一切的力量向着“无限”的目标发展,而不惜打破一切可预见的障碍,包括对与人有关的一切因素的哲学考虑和伦理顾虑。徐老师还提到海德格尔关于技术本质的说法。海氏特地发明了一个词叫做“座架”,德语中Ge-有“聚集”之义,把“摆置”(Stellen)聚集起来者名之“座架”(Ge-stell)。
        最后,徐老师回到题目中的问题,引用多位学者的观点,尝试对三个问题进行解答。“为了什么”?尼古拉斯认为,每当我们卸下一项任务给工具时,我们就获得了“解放”,我们每往上爬一步,都会一边失去,一边收获更多。也有人持不同观点,他们反对自动化学者所说的“替代神话”,认为省力设备不仅替代了部分工作,还改变了参与者的角色、态度和技术。自动化重塑了工作和工人。“走向哪里”?费曼曾写道,在生物领域我们还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证明死亡是不可避免的。Kurzweil则认为人类会完全变成人工的,人类终将战胜生理,变得不可摧毁和永生,而且就在不久的将来。“还干什么”?这个社会是一个即将从劳动的锁链中解放出来的劳动者社会,我们面临一个无劳动的劳动者社会,是解放获得自由还是陷入更深层次的无聊?徐老师将不同的观点展示出来,引发了在座师生深深的思索。徐老师最后总结道,目前可能最值得我们担心的结果是,人类正在双重意义上失去这个世界——一个是人类亲手缔造的技术帝国,另一个则是自然,包括人类在内。
        徐老师一番精彩的分享结束后,与会师生纷纷发言,或提问,或阐述个人感悟,学术氛围十分浓厚。虽然是周末的晚上,135会议室依旧座无虚席,求学者带着热忱慕名前来,聆听慧语满载而归。
学院动态
Copyright © 2017 rwxy.xidian.edu.cn All right Reserved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人文学院版权所有    统计:106892次